房产新闻

一位地产HR亲历的行业周期之变

2019年01月11日 09:00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去年我们部门预算1000万,今年我们砍到800万。”一位上市房企高管告诉记者。]

  2018年是周亦然从业以来最忙的一年,作为一家房企的人力资源负责人,她在年初经历了公司扩张时期饥渴的人才需求,以及年末行业遇冷以后公司控制人员的戏剧性转变。

  “去年上半年几乎每个周末都在出差,有很多高管候选人需要见面,招聘需求比之前都旺盛。下半年开始则是忙着组织结构调整,虽然我们没有裁员,但是也要控制总的人员数量。”周亦然说。

  作为中国最赚钱的行业之一,房地产环绕着炫目的光环,成为年轻人趋之若鹜的职业栖身之所。不过随着2018年第四季度全国市场同步降温,行业热潮逐渐退却,职业光环之下的残酷正逐渐显露真容。

  一般而言,市场良好之际,管理费用只是成本中的“小钱”,但到了行情惨淡时,“小钱”立刻变成每个老板死抠的“大钱”。去年末,大部分公司都开始意识到,需要向“管理要利润”,在节约人力成本的同时提升单人产出,成为房地产企业的共同选择,而这直接导致从业人员的“高压”生态。

  周亦然正是这一场“过山车”式的周期变化之见证者,从忙着招聘到忙着缩减人员,一年时间却是南辕北辙,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激情燃烧的岁月

  回忆起去年上半年的工作状态,周亦然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以前我们还是有周末的,当时的周末基本都在招聘中度过,有太多候选人要见,平时大家都很忙,约起来也很费劲。”周亦然说。

  全国各个地方出差成为周亦然生活的常态,因为公司拓展了一些新的城市,需要去组建团队,对于核心人物就需要周亦然去把关。“一会儿在武汉(楼盘),一会儿在苏州(楼盘),忙完高管的见面,还要忙校园招聘。”

  不只是周亦然,其他公司的人力负责人同样很忙。“每天开车穿行在长三角,为了去约一个又一个候选人。”另外一位房企招聘负责人告诉记者。

  有时候,周亦然觉得自己的工作就像间谍一样,要去了解每个公司的内部斗争情况,看看是否有高管有潜在的离职动向,并提前去接触。

  “有时候一家公司引入了新高管,必然就会打破原有的权力分配格局,那么就可能带来一些高管离职,我们如果有合适的就会去考虑接触下。”周亦然说。

  在招聘高峰的那段时间,几乎每一个职业经理人有潜在离职倾向,都会有各个公司的HR高管去接触,希望把这些“当红辣子鸡”邀请到自己的公司。

  尤其一些明星职业经理人,在离职前就已经有许多公司进行了接触,并邀请他们和各自公司董事长聊,希望看是否有机会可以引入。

  “钱都不是问题,但是很多明星经理人也有很多选择,最后还是供不应求。”一位上市房企人力总告诉记者。

  那段时间,各个公司挖人的价码都是翻倍的,对于快速发展的房企而言,人力成本在总成本比例并不高,因此当时各个高管的身价不断提高,有的副总裁级别年薪甚至超过1000万。

  一位TOP5房企负责投资地产人士告诉记者:“去年上半年猎头每天几个电话,我看到陌生电话都不敢接了,下半年明显感觉要好一些。”

  转变来得太突然

  可以说,去年整个上半年,房地产行业人力资源口的从业人员延续着上一年的“激情”,挖空心思从各个领域替老板收罗人才。而到了下半年尤其最后一个季度,这种夸张的进人策略可谓戛然而止。

  变化发生在2018年8月初,彼时,国家关于“坚决抑制房价上涨”的基调撼动了市场预期的根基,随之而来的金九银十不如预期又在极大程度上打击了开发商的自信心。先知先觉的开发商,正在那个时刻悄然开始了调整。

  也正是此时,人力市场的风声变化,各个公司都开始慢慢收缩机构,裁员声音此起彼伏。

  “年底我们做人员编制收缩,希望通过考核的方式自然淘汰,然后不进行人员增加,这样就可以收缩我们的指标。”周亦然说。

  整个2018年第三季度,多家头部房企陷入“裁员”的流言蜚语之中。虽然各家公司都进行了澄清,提到只是组织结构和人员的优化,但可以确认的事实是,减员减配在当时相当普遍。

  同样的情况也反映到房企的校园招聘中,当时一家知名闽系房企开始急速裁员,将大部分通过校园招聘不到一年的员工进行裁员,造成行业巨大波澜。

  从当时情况看,虽然每家公司都在如期宣讲,但是内部校园招聘指标开始减少。“提高招聘标准,实际offer减少,就可以控制人数了。”一位负责地产校园招聘人力告诉记者。

  周亦然的下半年工作也开始悄然变化,招聘需求开始减少,老板要求提高人均效能。如何进行组织绩效优化,成为周亦然下半年的命题。

  “经常加班开会,无论是引入高管还是调整编制,都会动到各个部门的蛋糕。要处理很多沟通的问题。”周亦然说。

  “第一次面临那么大的工作压力,突然有点感觉节奏跟不上。”她笑着说。

  缩减成本过冬

  缩减人员的同时,房企的各方面待遇也在调整。

  “去年我们部门预算1000万,今年我们砍到800万。”一位上市房企高管告诉记者。

  另一家高管则表示,去年部门预算1000万,考虑公司规模扩大,原计划要增加。最后预算减少到900万。

  一般而言,随着房企规模增加,各个职能部门预算都将水涨船高。不过,几乎所有房企在制定年度预算时都在缩减经费。

  比如去年底,总部位于上海(楼盘)的一家房企,发布了一份开源节流的工作通知。通知要求,2019年预算在2018年执行费用的基础上,下降不低于8%的预算。而在差旅方面,现阶段全集团全员经济舱出行;应合理规划出差行程及路线,尽量选用折扣率较高的行程,避免临时性差旅产生的高额票价。同时,按照职级分别向下降低一个等级的住宿标准执行。

  以往,旭辉9级(一级部门中心总)以上员工出差可以享受商务舱出行,酒店标准在1000元以上。而按照旭辉目前的方案,很多高管的出差标准将降低。

  旭辉并非第一家提出开源节流的企业,在旭辉之前,融信就开始降低员工的出差标准,并开始严控行政费用。

  “我们公司9级员工的出差标准是酒店1000元一晚,最近也降低到了800元一晚。对于出差一线城市,这个价格也不能住得太好。”一位地产高管告诉记者。

  缩减各项开支,地产从业者收入也受到影响。“我们工资是不会变化的,但是没有完成土地投资目标,不知道奖金会不会有影响。”上述负责投资地产人士说。

  对于房地产企业来说,在行情好的时候,管理费用只是“小钱”,但在行业不好时就是“大钱”。因此,一旦行业步入调整周期,老板在花钱的报告上下笔签字时,都会变得更为慎重。

  “地产已经进入向管理要效益的阶段,无论是人力成本,还是各项开销,各个公司都开始越来越精细化管理。”一位房企高管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