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绿地又默默地坑了两个甲方爸爸

发布时间:2020/1/13 9:00:01 浏览次数:1041 来源:


这施工单位到底是谁啊,这么牛?原来是世界500强绿地集团和海天建设集团的旗下公司。

2005年,万科在上海建了一个叫蚂蚁工房的项目,用的是清水混凝土工艺,得到了很多专家和房地产业界的好评,被认为是国内做得最好的工艺。

 

  当时,万科创始人王石有一个叫做楠敬介的日本朋友正好到上海出差,于是,自信心爆棚的王石就邀请他去参观这个项目。当时,楠敬介先生的职务是日本东京建屋协会会长,是内行专家。

 

  陪同楠敬介参观时,有着强烈希望被肯定、被表扬心理的王石非常希望这个项目能得到这位日本专家的表扬。然而,楠敬介参观完蚂蚁工房项目之后,却一句话都没有说。

 

  晚餐时,王石就主动引导话题,说万科非常强调质量,不会为了成本、利润和数量而牺牲质量。

 

  楠敬介说:

 

  这些都是最基本的啊,这个都做不到还做什么企业?

 

  本来想要向日本朋友炫耀一下的王石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不过,他也明白了一个道理:日本人是非常非常客气,他不表扬其实就相当于批评。

 

  事后,王石才了解到,中国的民用建筑,误差是以厘米计的,而日本是用毫米计的。王石这才清楚了万科和日本同行的差距。

 

  后来,王石给万科管理层讲了这个故事,然后万科开始启动大规模向日本学习的“千人亿”计划,就是用一亿元的预算,派1000名工程师去日本学习,希望用几年或者十几年的时间,追赶上日本同行的水平,实现企业从成本性向技术型转变。

 

  十几年后,万科有没有跟日本同行学习成功小编不知道,但这几年,尤其是进入郁亮时代后,万科各地项目频繁出现的地库坍塌、墙体开裂等各种大大小小的质量问题倒是没少被媒体曝光。

 

  比如说,2018年11月12日,广东中山万科某项目一期2标段发生地下室顶板无梁楼盖局部坍塌事故,坍塌面积约2000平米。

 

  以前王石时代是厘米计的误差,现在郁亮时代万科的误差都进化到以两千平方米计了。

 

  跟日本同行学了十几年,万科是越学越倒退啊。

 

  一

 

  前几天,中央电视台报道了浙江义乌一个名叫西江雅苑的豪宅别墅项目出现的质量问题。这个项目,墙体和梁柱的水泥用手一抠就会剥落,墙体的三面和梁柱都已被抠得露出了里面的钢筋。天花板、墙壁、露台、飘窗等处有不同程度开裂。

 

  水泥都能用手抠掉,小编还以为业主在少林寺学过一指禅呢。但看到视频中不少业主都能把梁柱水泥抠掉,小编就放心了。原来跟哥一样,没啥特异功能。

 

  其中,业主拍摄的一张照片显示,原本一人抱不过来的粗粗的水泥顶梁柱,被业主用手抠得快成金箍棒了,几乎只剩下了钢筋框。

 

  这一千多万的豪宅,建得还没有小编农村老家的猪圈结实。

 

  按照央视的报道,这个项目是由两个千亿级的大房企开发的:一个是没落贵族金地,另一个是一夜暴发的温州当地上市房企中梁控股,两家各占50%的权益。

 

  一个曾经一流、现在快沦落为三流的房企金地联袂2019年刚刚艰难上市续命的中梁,在义乌开发了一个千万级的豆腐渣豪宅。嗯,真是绝配!

 

  国家电视台就是国家电视台。被央视曝光后,西江雅苑的项目公司中梁创置业有限公司反应堪称川剧变脸。

 

  曝光前,中梁创置业公司对业主的退房要求左推右拦,反正就是一个意思:

 

  想退房?滚犊子!

 

  曝光后,中梁创置业公司立马表态:

 

  亲,如您所购房屋有质量问题且不接受整改方案,可以退房的哟!记得给好评哦亲!

 

  作为西江雅苑的业主,这回真得该好好感谢一下TV,感谢CCTV,MTV啥的。

 

  2019年8月1日,千亿房企中骏集团位于江西南昌的一个限价房项目中骏雍景湾不小心跟万科学习了一把,干出了一个1000平米的“误差”:项目5号楼和10号楼之间的地下室车库发生坍塌,坍塌面积约1000平米。

 

  事故发生后,项目被当地政府部门责令停工。中骏对外发声明说,事故原因还在调查中,预计需要两个月的时间才能有最终调查结果,会第一时间向公众公布最新调查结果。

 

  如今,6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中骏的调查结果还没有“第一时间”对外公布。倒是业主挺积极,2019年9月底第一时间对外公布了专家组的调查结果:

 

  中骏雍景湾存在墙(柱)、梁板混凝土强度存在不满足设计要求,墙钢筋间距与板钢筋间距合格率偏低、个别板厚及梁高不满足设计要求等偷工减料的情况。

 

  SLOGAN为“专筑您的感动”的中骏方面对这件事的处理让业主也非常“感动”:沉默是金!

 

  转眼都已经2020年了,中骏雍景湾的业主告诉小编,他们直到现在还在跟开发商中骏集团斗智斗勇维权中。相比之下,义乌西江雅苑的业主真幸福。

 

  二

 

  明代文学家祝允明在《野记》中记录了这么一则轶事:

 

  太祖筑京城,用石灰秫粥锢其外,时出阅视。监掌者以丈尺分治,上任意指一处击视,皆纯白色,或稍杂泥壤,即筑筑者于垣中,斯金汤之固也。

 

  翻译过来的意思是:明初修建南京城,为了使城墙更加坚固,用石灰、桐油、糯米汁制成的夹浆来浇灌墙体,朱元璋还时常亲自到工场监工。

 

  城墙是分段包干的,老朱随便走到一处,叫人砸开夹浆检查,如果发现〝稍杂泥壤〞,立即就将这一段工程的监工、包工头、工匠通通捆起来,塞进墙垣的空隙处死。官吏与工匠不敢造次,将南京城修得固若金汤。

 

  清朝光绪年间,也有关于保证建筑质量的可供借鉴的做法。

 

  建筑开建之前,先把优厚的工钱给施工者。施工完毕后,如果两块石头中间出现裂缝,施工者就得自己拿铜钱填进去,直到找平为止。

 

  当然,古代的技术、材料跟今天都无法相比,没有钢筋水泥、没有起重机、没有各种先进的测量仪器,反而出现豆腐渣工程的机会却很小。

 

  现在,连千亿级的大房企都能干出这样的豆腐渣工程,其他的千亿级以下的小房企就更不敢想象了。

 

  小编想,如果西江雅苑的梁柱让业主用手把能抠的水泥都抠掉之后,剩下的钢筋框部分也不用学朱元璋把开发商塞进去,就学清朝的做法,让开发商用百元大钞塞进去给找平,恐怕也不会出现今天这样的豆腐渣。

 

  买到了手抠水泥的豪宅,义乌西江雅苑的业主虽然郁闷,但他们其实并不孤单。

 

  开发商中梁和金地其实也算是小学生,他们的老师万科早就开创并引领了建造手抠水泥房的潮流。

 

  2017年7月,哈尔滨市民石女士购买了一套“万科·招商诺丁山”的商品房,进户装修安装吊顶过程中,发现客厅顶板板底混凝土表面疏松有裂缝,钻刮后会脱落掉渣,无法固定锚钉。

 

  后来,石女士再次发现客厅承重墙1.5米以下混凝土疏松,用手就可抠下水泥渣块,厚度24厘米的墙体在11厘米处才挖到钢筋。水泥用手就能抠掉、承重墙无法承重,这让石女士无法接受,随后要求退房。

 

  西安万科业主的遭遇更奇葩。2019年9月,西安万科城润园的业主下安全通道的楼梯时,一脚就将水泥台阶踩碎,险些摔倒。后来发现,业主竟然用手就能将台阶的水泥层掰掉。

 

  业主说,万科城润园入住了9栋楼,几乎超过一半的安全通道楼梯都存在这种豆腐渣情况,让人欲哭无泪。

 

  对小区出现的这种大面积的手抠水泥情况,万科解释称:

 

  这属于工程瑕疵。

 

  真是人心不古啊,连浓眉大眼的万科也开始学坏了!

 

  看来刚跨入千亿门槛的中梁和金地还是嫩,应该多读读厚黑学,多跟万老师学习,然后直面央视的镜头,坚称西江雅苑的问题就是工程瑕疵。

 

  2012年5月,在经历了毒地板门等系列质量问题之后,王石在股东大会上说,“只要保持质量就有未来。如果万科一意以利润为导向,那么后千亿时代可能面临覆灭式的危机,最终被消费者所抛弃。”“万科为了质量会沦为老二老三。因为,这就是市场的规律。”

 

  如今进入郁亮时代,王石一语成谶,万科如愿沦为了老二老三,但质量却没能更成为第一,反而一路滑向深渊。

 

  现实中清脆的“啪啪”打脸声,让小编一度感觉像是情人节晚上走在了如家酒店的走廊中。

 

  苹果创始人乔布斯去世之后,面对库克的创新不足,人们开始缅怀乔布斯的伟大。

 

  王石在万科时,很多人觉得王石矫情、太自我。如今,万科的业主们开始怀念老王:

 

  至少他还有情怀。

 

  三

 

  西江雅苑在被央视曝光前,其实已经经历了业主的维权和抗争,并被停工整顿。

 

  业主和开发商此前曾共同选定了5家检测单位,对已经封顶的40余栋建筑进行了检测,检测项目包括混凝土强度、钢筋保护层厚度等内容。

 

  检测结果显示,相关被检测内容“不符合设计要求,达不到使用要求。”

 

  有业主说,地下室的混凝土强度按照要求应该是C30和C35的标号,但检测出来的结果只是20多。

 

  其实,在业主发现问题之前,开发商中梁创置业公司并非没有任何觉察。他们6月份就提出要对施工工地进行检测,

 

  但却一直遭到施工单位的阻挠。

 

  开发商方面说,施工单位认为,他们的施工质量是合格的,不需要整改,所以开发商没法进行检测。

 

  就连央视记者去探访工地时,正巧遇到了开发商委托前来检测的工程团队,都被施工单位拒之门外。

 

  好威风的施工单位!连甲方爸爸都敢拒之门外!

 

  这甲方,当得真够憋屈的!

 

  这施工单位到底是谁啊,这么牛?

 

  经媒体报道,谜底被揭开。原来是世界500强绿地集团和海天建设集团的旗下公司。

 

  有媒体报道说,此项目的两个施工单位曾多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并多次被行政处罚,包含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在内的法律诉讼也达成百上千条。

 

  上海绿地建筑2019年收到6次行政处罚单,涉及法律诉讼166条,海天建设涉及的法律诉讼达1833条。在2017年和2019年,海天建设所承包的数个项目都曾发生安全事故。

 

  原来两个都是惯犯……

 

  其中,世界500强绿地集团2019年还陷入了负债高企、资金链紧张,销售回款不力等困境,前不久在武汉的第一高楼绿地中心还因为拖欠了央企中建三局的巨额工程款而被全面停工。

 

  某种程度上来说,义乌西江雅苑的开发商还有点受害者的意思。当然,中梁和金地两家公司逃脱不了责任。

 

  两家千亿级的上市大房企,出现这样的豆腐渣工程不仅是对品牌的极大伤害,后续业主的退房还会直接影响到销售回款和业绩表现,现金流也将承受巨大的压力,可谓招招致命。

 

  只是当时,甲方爸爸怎么会找了这么两个劣迹斑斑的乙方大爷来做施工方呢?

 

  这事儿是不是得问问甲方的招标负责人啊:

 

  您老人家找这样的施工方是来灭甲方的吗?

 

  作为被收割了无数轮的资深韭菜,小编想起了2018年8月时,绿城房地产建设集团董事长李军在一场论坛上说的话:

 

  “这两年是中国房地产业最糟糕的两年。我们看到了市场的疯狂,但我一直劝我的同事们在这两年不要买房,很多同事想不明白,觉得会错过很多个可能增值的机会。”

 

  “但我想说的是,这两年买到的房子可能是最差的。”

 

  作为房地产代建公司的董事长,李军一定是见多了这两年行业中太多的龌龊和不堪。